记忆只是芬芳

浏览量:33 次

初冬的雨,细细的,洒在窗台上,看不见雨滴,有的只是潮湿的痕迹,然而风已经变冷了,从脖颈吹进来,马上在脊背上开凿了一条寒冷的轨道。

我隔着玻璃看窗外,无花果的叶子掉光了,那鹅黄色的唯一硕果,也不知道哪天吹落了,树枝上没有一点痕迹;桂花树的叶子还是绿的,只是不经意稀疏了许多,似乎花点时间,就能精确数出多少片了;蔷薇还是很茂密,然而已经停止了扩张的姿态,躲在露台的角落,在风里,好像也在瑟瑟发抖,叶子有些黄了;唯一不败的是铜钱草,绿绿的一片铺满了花槽,细雨就像乳汁,而她们就像可人的婴儿,雨里明显可以看到他们努力生长;月季也不甘示弱,虽然风里吹落了几片花瓣,可花还在,还是那样的红艳,那样楚楚动人;幸福树也许是病了,叶子有些蔫儿吧唧地吊在枝条上,挂着的水滴,映照着叶子,有些浑浊;四季杜鹃,也许四季花开,有些累了,花蕾越来越小了,也越来越少了,而且色泽比秋天也淡了许多;几个石榴掉光了,只剩下几片叶子孤零零的在风里寂寞,有些担心一阵风来,石榴树也和无花果树一样落寞;晚熟的桔子黄橙橙的压弯了枝条,我没有打它的主意,去年我就尝过它酸涩的味道,熟透了也不能改变,也和有些人和事一样,不会轻易改变。

泡一杯浓郁的茶,打开盖子,任由茶叶的清香和开水的水汽,在空气里弥漫,喜欢这样散漫的时光。窗子关久了,起身推开一些缝隙,漏进一些冷风,不正对着吹,也感觉不到空气里增加了许多寒意。

不知什么时候,下起了雪籽,也许下了许久,只是关闭了门窗没有觉察而已。很想下一场雪,漫天的雪花纷纷扬扬,落在地上,厚厚的一层,踩上去一个个深深的脚印。

突然有些怀念起下雪的场景,记忆开始芬芳了起来,有些记忆,岁月过滤了艰难,剩下的就只是芬芳。

脑海里总会浮现一群少年在冬日雪地里奔跑,举着竹杆追逐许久未觅食的雀鸟,跨过田野,冲进山林,小手冻的通红,破胶鞋里雪化了水,也都没有感觉,耳边似乎还听到了烈烈的风声...
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记忆只是芬芳
上一篇:北屏晚声